温州炒房团为啥缺席本轮炒作盛宴?

2017年03月28日 来源:汇金网

主要是温州人深受过房价大涨大跌之苦,也经历过抱团取暖炒房之痛,更何况当前温州房价也波澜不惊,这都说明了在经历了房地产虚假繁荣后,温州人在理财上更趋理性和成熟。

作者张平温州炒房团因何退出江湖呢?主要是温州人深受过房价大涨大跌之苦,也经历过抱团取暖炒房之痛,更何况当前温州房价也波澜不惊,这都说明了在经历了房地产虚假繁荣后,温州人在理财上更趋理性和成熟。

若干年前,在温州这片中国民间资本最活跃的土地上,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整天起早贪黑的老板们忙碌一年的利润还远不及他们的太太闭着眼晴炒房来得多。辛苦干实体的远不如炒房赚得多,这是反映当下中国经济现状的缩影。

在鼎盛时期,仅乐清、永嘉一带就有8万人涉足炒房,温州百强企业榜单上的40多家地方制造业大亨无一不醉心于房地产游戏,其中赚得盆满钵满的自然大有人在。但也不乏在后来一轮接一轮的政策调控中输光老本的楼市弃卒。

曾几何时,温州炒房团给我们留下过深刻印象。157个温州人坐满了三节火车车厢,三天之内便将100多套房子收入囊中。净赚5000万元的消息传回老家,从此掀开了温州人大范围炒房的大幕,成了各地民众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使温州炒房团获得了“东方犹太人”之美称。

但时过竟迁,这些曾经令其他城市居民闻风丧胆的“温州兵团”仿佛已销声匿迹。就以上海楼市为例,去年秋至今经历了房东一日连跳三次价的超级卖方市场、外环外地段拍出5万楼板天价的土地盛宴、为了抑制房价挥落的“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以及最近出于恐惧政策升级而出现的一幕幕离婚闹剧,但期间温州炒房团却一直没有露面。

即使是去年房价大放异彩的明星城市深圳,以及今年涨势如宏的上海楼市,也没能吸引来温州炒房团杀出的“回马枪”。虽偶有温州散兵游勇,但也只是“孤军奋战”,素来以抱团的温州人更多地还是选择了“退隐”江湖,除了杭州的售楼处还有踪迹外,当年的温州炒房团俨然已成为本轮房价疯涨最意外的“局外人”。

面对温州炒房团“缺席”本轮房价上涨行情。业内专家指出:前几轮房价上涨主要是抱团投资炒房为主,而现在购房者主要是恐慌性入市需求者为主。以上海为例,2008年上海古北豪宅开盘,温州人占到购房者的80%~90%,2011年以后的购买力就比较零星了,还没有碰到过大批团购的行为。

截至今年7月末,温州银行业储蓄存款余额5019.33亿元,按照全市常住人口911.7万人统计,人均储蓄存款55054元,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了1万多元。而这些躺在银行“休眠”的巨量资金同时也反映出温州人更趋保守的理财心态。

对此,笔者认为,温州人在理财方面与前几年相比,已更趋保守,而在本轮房价上涨行情中,原先喜欢抱团炒房的温州人似乎早没了积极性。那么究竟是啥原因,让温州炒房团“缺席”本轮楼市“狂欢”的呢?

首先,投资屡屡受挫,使前炒房团成员早被“吓破胆”。一方面,在2010年、2011年、2012年温州的炒房者都亲身经历了当地楼市过山车行情。2010年,在银行贷款宽松、民间融资便利的大环境下,各路民间资本将这座地级市的房价炒到了超过上海的水平,均价4万元、5万元的楼盘比比皆是,这让很多温州老板脱实向虚,做起了开发商。

当时市中心地标性楼盘、被誉为“为温州加冕”的鹿城广场单价甚至从开盘时的3.3万元涨到了10万元之高,而2012年温州房价开始大跌时,该楼盘均价已经腰斩,实际成交单价仅4万出头,即使是现在其二手房挂牌价也不过如此,对本地投资客心理有着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温州炒房团曾在迪拜投资20亿元炒房。在2004年时,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塔单价还只有5.6万元/平方米,2008年接近炒房巅峰,达到惊人的20万元/平方米。但金融危机的持续发酵令迪拜楼价缩水超过45%,新房空置率超过四成,温州人花了20亿元买一个楼市大教训,至今还心有余悸。

再者,阻止“炒房团”东山再起的因素在于温州当地楼市还没有结束深度调整的明确信号,这对于乡土情结浓重的温州人来说,是“家门口”最直观的楼市风向标——毕竟当年炒房团席卷全国,也是在将本地楼市炒出“上海价”之后。

尽管,温州楼市也已止跌回稳,但涨幅甚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8月温州新建商品住宅价格(不含保障性住房)和二手住宅同比涨幅约3%,即使这个水平的涨幅已经维持了数月,但也与投资客的期望值显然相距甚远。

按照专家测算,扣除资金成本、交易税费、中介费用等,房价需上涨10%以上方能保本。而温州当地房地产仍处于去库存状态,房价上涨动能明显不足。

最后,在经济深度调整的情况下,抱团炒房后患无穷。过去温州炒房团热衷于团购,因为大订单的方式可以减少购销环节,炒房团的成员就能从开发商那里拿到最优惠的价格,还可以分摊律师费、互通消息、交流经验,也方便媒体的介入。

而前些年温州当地炒房成风,导致这几年温州本土的实体经济加速空心化,原材料成本激增、工人薪资增长、国际市场动荡等因素令温商接连跑路,在私人拆借、互保联保繁荣的温州,民间借贷危机一触即发,资金断流成了炒房团最大的噩梦。

对此,笔者以为,之前通过私人抱团拆借钱款炒房,以及同时出现的制造业的互保互联只能造成经济领域的虚假繁荣,金融风险却在不断骤升。在经历了相对漫长的萧条之后,温州购房者已经开始逐步冷静下来,重新审视之前的行为。

在本轮房价被炒得热火朝天之时,我们发现,曾盛极一时的温州炒房团却“缺席”房价上涨行情。温州炒房团因何退出江湖呢?主要是温州人深受过房价大涨大跌之苦,也经历过抱团取暖炒房之痛,更何况当前温州房价也波澜不惊,这都说明了在经历了房地产虚假繁荣后,温州人在理财上更趋理性和成熟。

关于温州,盛宴,炒房团,江湖的新闻

资讯排行榜